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乡愁

炊烟

2018-05-14 15:39 莆田网

  □今人

  前不久,我到社硎乡白洋村,看到了不少“幸福家园”的新建别墅式房屋里还有柴火灶,走廊上还堆积着一排排柴火,这种奇特现象令我颇感意外。村支书介绍说,用柴火灶炒的菜、做的饭比较芳香可口,还有一个原因是农村逢年过节都要蒸红团、制年糕、做豆腐等,还得需要大锅灶。这使我又想起年少时乡村的袅袅炊烟了。

  说到炊烟,我想起了毛泽东主席于1959年6月25日回到湖南韶山挥毫写下的七律《到韶山》。其中最后两句就有描写炊烟的情景:“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这是毛主席描写太阳快要落山时的景象,韶山的人民从清早起就在田地里紧张地劳动着,在夕阳之下,万物都将休息了,鸟儿也要归巢了,这时候看到了什么呢?毛主席欣喜地看到韶山的水稻和豆类作物,被风一吹,掀起了重重的波浪,就在这优美的景象下,遍地的英雄——也就是在农田里劳动的人民,趁着夕阳的美景在一天紧张的劳动之后,从黄昏时的炊烟和暮霭中归来。

  记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当从学校放学回家,站在村里的山坡上,老远就能望见我家的炊烟了,我家住在靠近莆田县城通往永泰的旧公路旁,距荔城区西天尾镇约一公里多的地方。起风的时候,炊烟在屋顶上转几个弯,迟疑一会儿,就出了村,飘过原野,随着风过了公路,与北面的东星居委会田厝自然村和三山村的炊烟汇合。我就想,我们家烧的柴经常是从三山村附近的山上捡回来的,柴也想念自己的老家,想念自己的同伴,它变成烟也要回去,与同伴们再见一次面。有时,我家的炊烟刚飘到路心,风改了方向,顺路吹下去,炊烟也顺路飘下去,就看见田厝自然村和三山村的大部分炊烟也顺路追下去,与我家的炊烟飘在了一起,它们不愿让好伙伴独自出走,要和好伙伴一起走。无风无雨的晴好天气,我家炊烟就笔直地、静静地升上天空,像一个高个子的人,在屋顶上踮起脚尖向远处眺望。它在眺望什么呢?站在路旁的山上,你就能看明白,原来,这个时候,田厝自然村和三山村的炊烟们也笔直地、静静地,踮起脚尖在眺望着。在一个合适的高度,它们望见了我家炊烟,我家炊烟也望见了它们,它们静静地站立在天上,就像它们曾经是青翠的草木站立在山上。不过,对于一个小孩子,炊烟的意义首先是一种招呼,是母亲轻轻挥动的手巾,在告诉她的孩子,该回家吃饭了。

  天空湛蓝的时候,炊烟是淡淡的白;天空灰暗的时候,炊烟是淡淡的蓝。淡白和淡蓝,是我小时候对故乡炊烟的最深刻的记忆。

  炊烟淡淡的,乡村淡淡的。淡淡的,是平常乡村的色调。

  清晨,炊烟在微风中斜斜升起,一天的日子就这样伸着懒腰开始了。

  正午,天空安静得像一面无人使用的镜子,炊烟就直直地映上去。

  黄昏,鸡鸣狗叫,风也赶来凑热闹,把各家各户的炊烟吹得一片零乱。过一会儿,又悔过了似的,眉头一皱,收拾起满天思绪,一丝一缕,整理出一条白色的栈道,供好奇的孩子们在天上来回奔跑。

  炊烟里飘着稻草的香味、麦秸的香味、龙眼树枝的香味、荔枝树枝的香味、枇杷树枝的香味、桉树枝的香味、松树枝的香味。仔细嗅,还能嗅到母亲手心里的汗味儿。

  炊烟,旷古不息的炊烟,安慰了世世代代游子漂泊的灵魂。他们从一片云、一缕烟,猜测着故乡的消息、家的消息、生活的消息。

  炊烟里母亲的身影,已变成记忆里的雕塑。

  记忆里的炊烟,从母亲手中缓缓升起,升起……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