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新闻>莆田新闻

【多彩木兰溪】滔滔溪水育英才

2018-08-06 07:36 莆田网

千百年来,蜿蜒的木兰溪哺育着莆仙儿女,人才辈出。湄洲日报记者 蔡昊 摄 

  □湄洲日报记者 黄凌燕

  “木兰溪水滋养,莆阳人才荟萃。”昨日,莆田地方文史学者黄祖绪向记者展示自己手绘的木兰溪流域莆仙精英先贤分布图。他说,千百年来,莆田人民深情地赞誉木兰溪为“母亲河”,这条宽广的溪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兴化儿女,也孕育了兴化大地灿若星河的历史文化。

  莆田历史上涌现出2482名进士、21名状元,17名宰相,二十四史立传者百余人。人才荟萃的背后,离不开郑氏三兄弟的“开莆来学”。根据木兰溪水利管理处提供的《木兰陂工程描述》记载,据传说,木兰溪的名字与“开莆来学”的先贤郑露有关。郑露南山兴学历时三十多载,世人谓之“开莆来学”始祖,他为莆田传来了中原文化,为莆田文化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郑露后来奉召入仕,乡亲们在木兰山下的溪边为他送行,并采来了他平生喜爱的木兰花瓣,纷纷扬扬地洒在船头、洒在水路上。大家感念郑氏三兄弟对莆田的贡献,于是就把这条溪称之为“木兰溪”。

  木兰溪两岸人才涌现,充溢史册。在这张手绘图上,黄祖绪记录下从五代到唐、宋、明、清的莆仙历史名人,比如闽中文章初祖黄滔、江湖诗派盟主刘克庄、北宋名臣书法名家蔡襄、民族英雄陈文龙、抗清名臣朱继祚等闻名全国的历史名人。

  “‘文献名邦’的荣誉榜上,处处闪现木兰溪畔学子的身影。”他举例说,木兰溪华亭段到三江口段更是英才辈出。华亭的龚茂良18岁中进士,最年少,为榜幼。阔口的陈俊卿高中榜眼,他在廷宴上回答宋高宗时所说的“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成为莆田学子励志上进的座右铭。陈俊卿五世从孙陈文龙在宋度宗咸淳四年(1268年)中状元,是抗元名将、民族英雄。黄石的进士林光朝,在“红泉书院”讲学,弘扬民族文化,发展莆田教育,是一位理学大儒。吴叔告为南宋端平二年状元,他为政以正教化为先,惩贪吏,抚善良,稽财税,薄赋敛,有政声,终官大理寺卿。诸如此类状元、进士、名家、名臣、大儒,多不胜数,频传佳话,是莆田人的自豪,也是莆田的文化自信。

  当年不少先民看中木兰溪沿线美丽的景致,临水而居,发展为士家望族。像宋代玉湖陈氏家族,“玉湖陈”是莆田陈氏最大的支系,而其发源地就在白湖,也就是今日的阔口。该地处在木兰溪下游北岸,是当时对外贸易港口,为莆田“海丝”古港所在地。“玉湖陈”诗书传家,家世显赫,有“一门两丞相,九代八太师”之美誉。

  木兰溪畔的村落流传着引以为傲的科举佳话。延寿溪是木兰溪重要的支流,溪上横跨宋代的延寿桥,桥、水、渔船相映成彰,构成了莆田二十四景之一“绶溪钓艇”。北宋状元徐铎家就在延寿桥西。徐铎是莆田有史记载的第一位文状元,他的七世祖徐寅是唐乾宁元年(894年)进士。 (下转A2版)

  徐铎又和胞兄徐锐同时登科,时人称“龙虎榜头孙继祖,凤凰池上弟联兄”。

  同样依水而居的还有东阳村的陈家。东阳村是“科甲腾芳之乡”,自明初御史陈道潜来此定居开始,逐渐形成群落。仅在明清两代,东阳村就考中了11名进士、28名举人,还出现过“三世五进士”和“祖孙、父子、兄弟、叔侄”皆进士等科举盛况。村里的明清古民居建筑群是莆田现存的科举文化“活化石”,被列为莆田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见证了当地科举文化发达的历史。

  木兰溪下游的洋尾村是省级历史文化名村。据记载,唐高宗时,皇室江国安王李元祥之子李皎为避武则天迫害,逃难到福建南安。宋真宗时,李元祥第十四世孙李伯玉自南安迁到莆田洋尾村。自宋至清,白塘李家有进士98名,举人62名,职官216名。其中最为知名的是南宋抗金爱国将领、“乐善之士”李富,是莆田著名的五贤之一。

  像这样的历史文化名村,在木兰溪两岸还有不少。如今,木兰溪流域沿线依然文化繁荣,人才辈出,新时代的“文献名邦”展现了新气象。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